EN [退出]
中秋节的传说故事30字>中国新闻

_苏照彬任《追爱大布局》监制 拓台湾类型片之路

2017-11-19 23:08

搜狐娱乐讯内地影迷第一次熟悉苏照彬,可能还是因为2010年由吴宇森担任监制的电影《剑雨》,苏照彬指导的《剑雨》因为扎扎实实地讲了一个充满悬疑色彩的好故事,而获得了不少观众的认可。之后,导演苏照彬的编剧身份才被细心的影迷进一步挖掘和谈论。原来,这位仿佛一出现在大家视野之中就掌握亿元制作成本的导演已经从事幕后工作多年,并且担任过陈国富和陈可辛电影的编剧工作。在台湾开拓了类型片之路的《双瞳》,以及陈可辛从好莱坞折回华语影坛的《三更之回家》都出自苏照彬之手。

由陈柏霖、陈意涵主演,即将于4月份登陆内地影院的爱情喜剧片《追爱大布局》,也因为台湾电影人苏照彬的监制名头,让更多影迷有了期待的理由。

在自己的电影之路上,苏照彬显然受到了以上诸位前辈的提携。苏照彬第一部导演作品《爱情灵药》就是由陈国富出任监制,而酷爱类型片写作的他意识大胆犀利的《双瞳》,也是因为受到了陈国富的赏识,才获得了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的投资。苏照彬全面完整的电影工业理念,则来自于从事电影工作近30年的陈可辛。从陈可辛的身上,苏照彬了解到电影制作中详细的分工和流程,而这些正是欠缺工业理念的台湾电影最需要弥补的。至于吴宇森,则被苏照彬视为最重要的伯乐。由一个台湾本土编剧,到一位受到华语圈影迷瞩目的知名电影人,吴宇森监制的《剑雨》功不可没。

正因为受到过这么多前辈的帮助,苏照彬也乐于帮助别人。每当圈内的朋友遇到剧本方面的问题,都会找擅长逻辑推理的苏照彬指点一二。刘伟强指导的《血滴子》和刚刚票房突破十亿的《大闹天宫》,都曾受到过苏照彬的点化。对于这种“剧本顾问”的重任,苏照彬个人非常谦虚,权当是“交交朋友,四处走走”。但是这次出任新人导演赖俊羽《追爱大布局》的监制工作,苏照彬却必须全力以赴,除了帮赖导找投资、敲演员之外,还亲自完成了前期的故事创意和剧本工作,而且他也骄傲地觉得自己“做得还算不错”。

从2010年的《剑雨》以来,整个华语电影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能以各种不同的身份参与其中自然很好,但影迷们还是更加期待一部真正意义的苏照彬导演作品。对于这个问题,苏导的回答是“今年铁定要拍片了”,而且是一部科幻片。谈到自己最喜欢的电影偶像,苏照彬坦言最爱雷德利·斯科特,因为从最经典的《异形》到近年来的《普罗米修斯》,雷德利年近80依然保持了一颗热爱电影的顽童心态。我们期待苏照彬也能打造出一部属于华语影坛的科幻经典。

关于电影生涯:

三次身份转换充满意外 最偏爱“掌控故事”

从1999年第一次出任《运转手之恋》的编剧,到2002年第一次担纲《爱情灵药》的导演,再到如今第一次完成《追爱大布局》的监制工作,苏照彬的几次身份转换充满了意外,但却走得异常踏实。电脑工程硕士出身的他第一次做编剧只是因为他的一个制片人朋友在找人写剧本;第一次做导演只是因为找不到一个本土的知名导演敢完成他锐意创新的剧本;而这次第一次出任监制工作,也只是因为跟赖俊羽合作蛮久了,对他的能力很有信心。

谈到这三种身份,苏照彬虽然表示都很在意,但是却不自觉地流露出对掌控故事的偏爱。苏照彬把故事比喻成一份“蓝图”:“我觉得导演是有一份蓝图照着走的,编剧则是去做这份蓝图的人。”

1,您在从事电影方面的工作之前是一个程序设计师,是怎么想到开始从事编剧工作的?

答:其实算是一个意外吧,之前也没有想过要做编剧。电脑这方面跟电影业的距离其实是蛮远的。之前也没有想到有机会去做电影方面的工作。在1999年的时候,就有一个朋友跟我说你会不会写电影剧本,因为他有一个制作人朋友在找人做编剧。我没有试过这个事情,但是我觉得很有兴趣,我就说我试试看吧。于是我就花了几个礼拜的时间把《运转手之恋》给写了出来。虽然《运转手之恋》当时在台湾卖得不是很好。但好像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蛮新鲜的电影。所以它对我来讲是有很大的帮助的,好像业界的人知道了有一个新的编剧出来。后来很多导演啊、公司啊找到我都是因为《运转手之恋》。

2,第一次出任《爱情灵药》的导演,又是怎样的契机呢?

答:其实《爱情灵药》是我在《运转手之恋》和《双瞳》之后的另外一个剧本。这个剧本非常非常的复杂。当时我还是一个专职的编剧,并没有很大的自信可以从编剧马上做成导演,因为自己之前并没有什么经验。这部电影其中的一个监制是陈国富,当时我们找了一些台湾的导演,但是他们有各式各样的理由,都不想拍这个剧本。那时候我心里有点纳闷,因为我觉得这个剧本其实还不错。于是我就和我的一个朋友,一起把这部电影拍完了。也不是我自己追求一定要去做导演,只是我们当时实在找不到别人才自己去做。

 3,您觉得做编剧、导演、监制分别有哪些不同的体会?这些身份当中哪一个是您最看重的?

答:做编剧的时候脑海里就会有这个画面你想怎么拍,但是做导演的时候就会发现你没有写剧本的时候想象得那么海阔天空。你会有各种各样的限制,比如演员啊、资源啊等等。所以我觉得编剧是一种可以谋定的工作,但是导演在现场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他需要有一些即兴的应变的能力。你要问这两者最大的不同,我觉得导演是有一份蓝图照着走的,编剧则是去做这份蓝图的人。做监制就是提供给导演完成这部电影的一些必要的资源。这一次我觉得电影《追爱大布局》我做得还算不错,我有拿到我们想要的演员,在特效方面和资金方面也帮这位导演争取到了。如果你有看这部电影的话,你会发现这个故事也是我所写的。在编剧、导演、监制这几个身份上,我都是比较注重我要讲的故事,这一点是相同的。这一次做监制我是站在协助导演和跟他沟通的位置,跟他的团队把这个故事完成好。这三个身份我都是非常在意的,因为这三种身份都可以在故事上面有所发挥。

4,您在做编剧的时候就跟陈国富和陈可辛这样的知名导演合作,而您自己做导演的时候也由吴宇森出任监制,您能不能分别谈一下这些前辈对您的影响?

答:陈国富是之前很久就认识了,他在台湾也算是我们的前辈了。他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他说服了哥伦比亚采用了《双瞳》这个剧本。他给我一个很大的信心就是我们也可以做到工业水平很高的一个类型片。他肯定了我的作品,这一点是蛮重要的。因为当时在台湾是没有人拍类型片的。在类型片上我们的根基已经失去很久了。陈可辛呢,我每次跟他聊天的时候都会跟他学到一些东西。我跟香港导演合作的时候,他们让我知道电影是可以按照一个工业在走的,当一个工业在走的时候呢,它是有很多分工的,每一个环节都有一个专业的人员在。从前期的准备,到后期的宣发,他让我理解到电影工业里面比较详细的一个分工。吴导演他给我的是一个更大的肯定,他看了我之前的《诡丝》觉得我拍得不错,他非常喜欢。于是就问我愿不愿意来合作,他是一个非常有眼光的导演,他愿意委身来当我的监制,当我拍《剑雨》这么大的一个动作戏的时候让我没有后顾之忧。

 关于台湾电影:

开拓台湾类型片之路 电影教育来自好莱坞

自从侯孝贤的《悲情城市》1989年在威尼斯电影节斩获金狮奖以来,台湾电影就形成了优秀的文艺片传统。此后,蔡明亮、杨德昌、李安等导演先后在各大国际影展崛起。但是跟文艺片的开花结果形成反差的是,台湾的商业类型片一直严重地缺乏根基。

苏照彬显然跟专注于艺术探索和个人表达的其他台湾导演不同,他坦言理工科出身的自己一直以来的电影养成教育都来自好莱坞商业类型片。雷德利·斯科特和詹姆斯·卡梅隆打造的《异形》系列,斯坦利·库布里克指导的《2001太空漫游》,都是苏照彬最喜欢的电影。谈到“类型”这个最重要的商业电影元素,苏照彬表示:“我自己在走电影道路的时候就会有意识无意识地把它放进去。当这个东西一再出现的时候,我就会发现我本身也很喜欢这个东西。”

5,现在很多香港知名导演都北上拍片,无论是风格还是题材都在向大陆转移,可是像侯孝贤、蔡明亮这些大师级的台湾本土导演依然试图保留自己原有的风格,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答:从内地的电影工业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了,像美国的一些片子,不管是暑期档还是圣诞档,这些电影在大陆还是蛮受欢迎的,像《阿凡达》、像《变形金刚》都是一些类型非常强烈的片子。而像《致青春》、《让子弹飞》、《泰囧》则是讲华人自己的生活的。我蛮喜欢《泰囧》的,它在类型上的贡献就是说华语导演也可以拍一个真正的喜剧电影。这方面它真的做的非常好。然后我也很喜欢《西游》,它把“西游”恢复到一个原始的状况,却让你感觉像新的一样,我觉得它非常的好。当然像《让子弹飞》啊,你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它,你会发现它说的不止一件事情,它证明中国观众的水平是非常高的,他们可以接受很复杂的叙事。这些华语片受欢迎是因为它们讲了华人的文化,中国大陆民众他们自己的文化。但好莱坞的取胜是因为它的类型,类型是另外一种语言。我觉得台湾的导演在类型片和大陆文化这两方面的优势都没有。所以你把这些想清楚之后,台湾导演还是要去拍自己很拿手的一个片子。就是要忠于他们知道的、会做的一个东西。所以你说他们保留自己强烈的风格,这个道理是非常自然的。

6,香港观众就比较喜欢大场面的武侠片和枪战片,而台湾观众更喜欢小成本的青春片和恐怖片。您觉得这是什么原因呢?

答:这问题的答案其实跟台湾的类型片没有那么发达是一样的关系的。类型片它需要一个完整的工业来支持,譬如说你要做枪战、你要做飞车、你要做特殊化妆,这些都不是说你可以靠导演或者编剧一个人来搞定,你必须要电影工业里面的各个部门来支援你。台湾的电影工业是比较欠缺,它类型片拍得少,资源就会很少。台湾导演就是他们有多少资源,就去做能力范围内的东西。像青春片、文艺片、恐怖片,这些可能需要的是想法,而不是工业方面上资源的支持。于是大部分导演就去执行这样的一个东西。台湾片长期以来还是有一些文艺的传统,就像侯孝贤的《悲情城市》在威尼斯拿了金狮奖,这个传统就一路传承下来。

7,台湾电影的类型特征相对比较淡漠,但我发现您的电影具有非常明显的类型意识。您会有意识的向电影中添加一些类型元素吗?

答:可以这样说,我喜欢这样做吧。因为之前我是念的理工科的学校,硕士也是念理工的,能够接触到的电影都是一些类型式的电影。所以我的养成教育都是从这些好莱坞类型片来的,像是《异形》这种电影我很喜欢,还有《2001太空漫游》这种,其实我是喜欢科幻片的。我自己在走电影道路的时候就会有意识无意识地把它放进去。当这个东西一再出现的时候,我就会发现我本身也很喜欢这个东西。我之前透露过我很喜欢科幻片这个类型,所以今年我希望能尝试一下这类作品。科幻片很多国家都拍过了,但是华人电影中很少能看见科幻类的作品。像这几年的《机器侠》、《未来警察》大家都不是很满意,我就想是不是有别的方式去做科幻这样一种类型。我想试试看。

8,而且我发现您的电影经常糅合了“爱情”和“悬疑”两种类型元素,从导演处女作《爱情灵药》到大制作的《剑雨》都是如此,您是比较偏爱这样的表达吗?

答:我觉得十部电影中可能有八部都是有爱情元素的,当然你讲得深跟讲得浅是有区别的,但很多情况下就是男主角需要一个女朋友。悬疑的话,因为电影讲故事是一个展开的过程,我希望观众可以从这个过程当中得到一些乐趣。我想抓住自己的观众,我觉得推理和悬疑是一个不错的手法,应该也是我喜欢的一个手法,因为解方程题的时候也是一个解答的方式,也是一步一步地推。

9,跟其他台湾影人相比,我觉得您更热衷于参与到两岸三地其他电影人的作品中,例如近两年的《血滴子》和《大闹天空》,还有即将推出的《太平轮》,您都有参与幕后工作,跟其他地区的电影人合作是不是能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答:我先澄清一下,《血滴子》和《大闹天空》这两个片子就是写剧本的时候我有帮忙,就是编剧上的一个顾问。我并没有很深的参与,所以我也不敢掠人之美。《太平轮》我确实是有参与编剧。这跟我的个性有一点关系,我比较愿意尝试一些不同的组合,新的东西。我觉得自己的长项就是逻辑方面比较好,在分析这方面就会比较顺畅,当朋友有剧本方面的问题就会给我看,找我讨论。人生就是交交朋友,四处走走,也算不错。而我自己的片子,其中的团队都还蛮多元的,有各地不同的人。

关于《追爱大布局》:

陈柏霖出演水到渠成 陈意涵是“等到”的

《追爱大布局》给人的最初印象可能跟苏照彬之前的电影没那么相似,但是如果你看过这部影片,就会发现其中暗藏的玄机跟苏照彬之前的创作理念非常吻合。男主角被放置在一种极端的情境下,吴全顺这个相貌丑陋的宅男处在爱情食物链的最底层,像梁小琪这样人见人爱的校花这么可能爱上他?而两个人结合的过程,既蕴藏着吴全顺追爱决心的一点一滴的爆发,也包含着苏照彬所擅长的步步为营的推理。

对于陈柏霖这次的造型,网友们表示非常震惊,而跟陈柏霖之前就有过一次合作的苏照彬则表示这个角色是一个已经到了30岁的职业男演员水到渠成的选择。至于女主角陈意涵,则是整个剧组用时间“等到”的。对于能找到这两位演员出演男女主角,苏照彬感到非常自豪,“这两个演员都在演一个离开他们生命很多年的一个时期,但是你不会觉得他们融入到校园里的其他演员当中有任何的困难。我很开心有这两个男女演员,他们让这部戏活了起来。”

10,您在写《追爱大布局》的时候是怎么想到把悬疑的元素注入到一个本来很“小清新”的题材中的呢?

答:在这部电影里面悬疑的元素其实不太多,因为它一开始就是讲一个宅男和一个校花的故事。其实我当时就是想说在爱情的食物链里面,吴全顺是最底层的。当他想去追求爱的时候,他为了这份爱可以付出多大的心力。我就是想拍食物链最底层的这个宅男追求爱的过程。后面反转的部分,其实是讲他如何才能跟校花走到一起,这个悬疑反而没那么重要。

 11,据说这部电影的导演赖俊羽是美工出身,那会不会他对视觉方面的东西把控得比较好,而您更注重故事的走向?

答:这部片子的导演赖俊羽其实跟我一起工作了蛮久,从《诡丝》就开始合作了,这也是他参与的第一部电影,到《剑雨》他也一直担任我们特效方面的工作。现场帮我做一些故事板的整理。当然我们这次找他做导演也是对他的能力有信心。在镜头这个方面我们对他是没有什么怀疑的,我们对他是有信心的。故事方面是我跟另一个编剧李佳颖,我们做到差不多之后,再邀请导演和制作团队把意见加进来,把故事给完整化。

12,男主角陈柏霖在电影里的形象非常具有颠覆性,台湾的很多小生演员都非常注重形象,陈柏霖在接到剧本之后有所顾虑吗?

答:他是马上就答应出演了。有一天他在摄影棚拍照的时候,我跟他说我有一部片子要找他演,他了解之后完全没有排斥。他也过了30岁了,现在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演员了。你说他很帅,但是他很帅所有人都知道,他以前在每一部电影里面都非常帅。我跟他说你现在已经可以相信自己去演出另外一种角色了,而他自己也希望这么做。我并不希望勉强说服他出演,我反而要说服他你不需要变得太离谱,我们本来想把他的下巴鼻子都再做过一次的,但是我后来觉得把头发弄一弄,加上青春痘已经够了。

13,之前您就说过这个梁小琪这个角色非陈意涵莫属,那现在你对陈意涵这次的表现有什么评价?

答:这部戏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是等到了陈意涵。本来一开始她是没有时间接的,我们一方面在物色其他人,一方面在想这部戏如果没有陈意涵会不会有很大的扣分的问题。到最后我觉得等陈意涵演还是一个很正确的决定。这两个演员都在演一个离开他们生命很多年的一个时期,但是你不会觉得他们融入到校园里的其他演员当中有任何的困难。我很开心有这两个男女演员,他们让这部戏活了起来。

 14,那您本人认同吴全顺这种追爱的方式吗?

答:爱情也是一个生态圈的话,吴全顺是食物链里最底层的人,我当时就在想他为了追求爱情可以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如果你问我认不认同,当然在诚实方面他是不太可取的,但是他的精神,他爱梁小琪这方面是真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让这部戏后面变成一个happy ending。他确实犯了一个错误,但当他承认了之后他是不是可以被原谅的?那我觉得他是可以被原谅的。

当前文章:http://ivlfb.ddqdgj.cn/newsshow-kjccpk.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23:08

鲍鱼汤怎么炖最有营养  欧美片第一页av  女人别喊疼  吉林省公务员考试甲级  杨颖要退出跑男吗  乐视在电视上叫什么  2015中秋晚会节目单  抽烟  上元八景楼  陆贞传奇徐驸马是谁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苏照彬任《追爱大布局》监制 拓台湾类型片之路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咸宁祝福祖国的话_四川“艾滋”考生状告盐边两部门 明日开庭审理